2018.1.9   碘化银  我与1912.1.1见面。

在我的眼里战争的存在本身是一件不合理的事。而山西大同这座古老的城池就是建立在这样的不合理前提下。自古兵家必争之地,野蛮  匪气  。从有历史纪录起 千百年来多少次厮杀的战场。
站在云冈大佛前 ,山沟的另一边是峪口矿万人坑遗址。我生于此 ,这样的不合理似乎是一件合理的事情。麻木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。

生而为人

我们活着这个世上,没有下一次,只有这么一次,从出生之日起,就是倒计时。活着为了什么,在宇宙,在地球,在社会,每个人都像一个蝼蚁一样悄无声息的有序活着。每个人都是美好的,却被这个世界的浮尘沾染成恶心的物种。活着为了别人制定的规则,为了别人口中的好就是自己的目标。那么短的生命,这么也太可惜了。
想起种种,倒不是另类,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,不能心甘情愿盲目的活着。

1 / 2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